当前位置:首页 > 养生文化
养生文化
中国经典文化开启的养生之门
发布时间:2018-03-06     浏览次数:242


《道德经》里的象、物、精、真、信。


我们理解“文”和“化”,是理解“人”与“道”的关系,最终,从“人道”,走到“道人”。


“道”里面出来的五个名词,第一个是“象”。实际上我们来到这个世界以后,最先认知到的就是这个“象”,或者叫图像。在还不知道“物”以前,认知的是“象”。《道德经》讲的“象”,这个很真实,人初生到这个世界,一切是混沌的,不知道面前的东西是啥,第一个接触到的就是“象”。随着在生活中慢慢的认知,由“象”到“物”的了解就层层深入,“物”也就越来越清晰了。


“象”和“物”后面的“精”是什么?精,从字面理解,有精神、精华、精彩,从身体上去体验,精神饱满、精气神或精力充沛,也都在这个“精”上。这个时候我们去品品,道之精髓在哪?就是一点灵明,这个道之精髓,这个一点灵明在哪?每个人身上都有,实际上天地万物都是有灵性的,人也是有灵性的。大多数时候我们浑然不觉,只是有时候感觉到一点,或偶尔感觉到一点,就像幽冥之中有一点亮光,这个就是“精”。“人贵在自知之明”的这个“明”靠什么来明?靠这个“精”来“明”嘛。文化的本意里“精明”不是贬义词。因为“人是贵在自知自明”。


精呢,精益求精。精益求精也很深,不是说往外面找,在“象”和“物”的认知上是找不到本位的。精益求精,显微镜里头看世界是无限无量的,“象”和“物”里头是无限无量的,连头发丝上都可以刻心经,对于“象”和“物”的研究,包括对宇宙的研究目前只是一个阶段。中国人的老祖宗不太愿在这上面花太多的精力。象、物是在身外的,要明一定是要在一点灵明处,在“精”处才能明。


最好的补精是什么呢?第一是睡觉,好的睡眠,也是能够补精的方法。因为精力充沛以后才有可能不昏沉,如果精力出问题了就会心有余而力不足,就没有精力。第二个方法就是收心,心一直在外头,最耗的就是精和神。同样我们养精蓄锐的目的就是让我们精益求精,精益求精的“精”就是“真”了。


《黄帝内经》里讲,病人到平人是一个状态;平人到真人是另一个状态,怎么样是“真”?不仅仅是真假的真,信不仅仅是相信不相信的意思。在“象、物、精、真、信”里面,我们应该找“真”。什么是真?什么不是真?你们去参,谁假谁真自己能不知道?言下便知的啊!


找“真”是个法门,后面要参禅更没有假做。这个地方是离相的,好比我们在泥潭里面好不容易抓到一根稻草,先抓着先。你对谁真对谁假清楚吗?首先假的都不是,当然真做假时假亦真也是。真和假自己对自己的境,一抓就准。能抓到它,你现在就可以用它,你用它来听我讲课,跟我对应你愿不愿?是什么感受,你只要一用它,它的感受就会来的,它就会告诉你。尽管这里面有个人的习气、个人的知见,但是这个东西是真的。这个对上以后,最起码这个以内才是你;这个以外全不是。因为生命宝贵只能玩真的,假的没意思啊自己骗自己。你真了,离“信”门就近了。虽然剥笋子剥起来有点痛苦,但是这个没有善恶是非好坏讲,你只要对自己真就完了嘛,哪怕对人恶,它也是真的啊!我作用给大家这样一种身心状态,主要目的就是让你走近你自己。就像洗衣机里的衣服虽然还没有完全干,但起码脱水了嘛,因为只有回到“真”的状态,“仁义”才能完完整整在里头。


到了“真”以后,就会其精甚真,就是精益求精了。精益求精以后,其中有“信”,这个“信”肯定是无象的,再后面就到了心的起处。“精”还是有象的,还可以补,可以用。外面“象、物、精”,都是生灭、生灭,聚散、聚散。到这个“真”,它就开始离象了,到了“信”就是无象,信了也没多啥也没少啥,信了的本质是没多啥也没少啥,中国文化讲“无形决定有形”,是无形决定有形,不是有形决定有形,也不是有形决定无形,这是中国文化的极,叫“无形生有形”!所以最终的立处和归处都是在无形。精是有;物是有;象是有,都是由无形主宰。那么这个“信”是什么?“信”是道体,也就是顿悟,后面的真、精、物、象都是道之用,道之化现。


这样说可能我们一下子走深了,那么往回一点点。养生的观点,这个身跟“精”有关,这个心跟“真”有关,当然身跟“象”和“物”肯定也有关,吃什么东西,怎么过生活,都是息息相关的。这是几乎超越了五行的一个另外解说,五行我们只能讲到“仁义礼智信”,象也有五行;物也有五行;精也有五行;真也有五行,它是超越五行从另外一个点,一对一的进去,进去到这个心。我们完全弄清楚不可能,象和物是能感觉到的。就像我们坐在这儿,可以说是象也可以说是物。


《道德经》的这个结构,象物是在最外面的,象物肯定不是你,最计较的得失是外面的财富,财富是身外物。最糟糕的就是在象物里面迷失了,把象物当你了。


“象”和“物”我们能体证到;“精”勉勉强强也能体证到。“真”,佛学讲的更准确,“一真法界”,这个“真”,已经不太好讲了,但是归到“信”位呢?我们可以反着推,如果有象有物有精,那真和信一定是有了,先只能这么理解着,证不证到另说。就道体而言,最根本的地方,源头是无为的,我们在当下,我们能做的,不是把欲望去掉,我觉得欲望也挺好,这谷神不死,这谷神也挺好。为什么呢?最终我们会发愿去西方极乐世界,本质上发愿也是一种欲望,欲望变成“信”是最快的。当然佛学讲得就更究竟:信、愿、行。信的后面是愿和行,本位上的信愿行,那就要“象物精真信”,或者“仁义礼智信”,后面是“愿行”,答案永远只有一个,不管是因地解还是果地解都一样。学问似乎是分开的,体系一定是圆满的。文化的圆满属性对众生是最有利的。我们力量的来源是靠欲望,得失也是我们的助缘,欲望也是我们的助缘。



“象、物、精、真、信”这五个字的次第很重要,对于有为法和无为法,认识的主体和认知的背景,这是一把尺子。在哪个层面看世界,在哪个层面认知,量一量就会很清晰了!《道德经》确实很难,我只是把《道德经》的某一个片段,某一句话的一个片段,勉强的跟大家描述,希望大家能感同身受,只是感同身受,还不是心受。